樊代明院士:医学创新很紧迫,当今医学面临极大挑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7
  • 来源:广东财富网

作者:章剑锋

出品:网易新闻《科学大师》栏目

网易新闻《科学大师》栏目本期访问樊代明医生,他最看重和喜欢的是“医生”头衔,因为治病救人是他毕生从事的本职工作,他同时也是一位著名的医学专家、学术界大咖,是中国工程院院士、美国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、法国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,中国抗癌协会理事长,亦曾出任中国工程院副院长、第四军医大学校长等职。

他还是一位网红院士,有着受人称赞的口才,生动幽默的谈吐,他的讲座,总能引得听众笑声掌声不断。他敢于亮明自己的专业观点主张,其中的不少观点尤其值得当代医学反思。

早在13年前,他在世界上率先提出了整合医学概念,认为当今的医学越分越细,微观到分子细胞层面,条条块块划分得很清楚,有的走进了事物的极端,最终解决不好问题,需要从微观层面回归到整体。他坦承,人类今天有4万种疾病分类,其中的90%以上是无法治愈的,还有很多病甚至无药可治。他也呼吁西医同行能够客观求实地对待中医尊重中医。科学工作者理应以科学理性的态度说话,以下是本次访谈的具体内容,请往下读吧。

樊代明院士:医学创新很紧迫,当今医学面临极大挑战

樊代明院士/受访者供图

一,医学是人学,丢掉人文的医学会很可怕

《科学大师》:您有一个观点给我印象很深刻,就是认为当今医学和人文、伦理方面的不协调,医学人文有时荡然无存或体无完肤,这个为什么这么重要?

樊代明:医学说到底是人学,人学跟别的学问不一样,医学里边包括科学、包括技术,但是不能把医学只看成是科学、是技术,如果医学被科学技术绑架,就失去了温度,就是个冷冰冰的东西。大家现在进医院看病,不都是这样的嘛,机器一开动,给你检查完了,医生看看检查结果,说你得病了你就得病了。这种纯粹依靠机器的医学,它怎么会有温度?我一直说病人首先是人,你医治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意识有情感的人,不是一个器官,更不是一个小小细胞或小小分子。

现在的不少临床医生,忽视“视触叩听”或“望闻问切”,这其实才是基本功,来了一个外伤病人,手折了、腿断了,不去检查病人,反而让去照一大堆片子,有的甚至无视病人存在,以为“检不出什么指标升高、看不见什么异常阴影、查不到什么异常细胞”就表示没得病,而“检出什么异常指标、看见什么异常阴影、查到什么异常细胞”就表示一定得病了,殊不知人是变化的,“同病异影、异病同影、一病多影、多病无影”都是时常发生的情况。如像上述从事医学,不仅治不了病,反而会造成新的问题。

病人,是指得了病的人,所以我们不仅要治他的病,还要关心他这个人。有时候人比病重要,病人的病变可能是体现在身体上的,但痛苦却在他心里,要把病治好让他恢复健康,不仅医生要努力,也要调动病人自身的努力。如果病人心理有问题,哪怕治好他身上的病,可能不久病也会复发,因为根子上没解决问题。如果不把病人身体和心理两种疾病同时治疗,再多的医生也会有治不完的病人。

现在有一个问题是,我们的医学在不断发展,心理治疗却慢慢被疏远,甚至曾经还有过完全被否定的时期,我们一度把身体之外的、肉眼看不到的东西统统说成是伪科学、假医学或唯心论,现在还有这种情况。但我们知道,很多病的症状,你在身体上是查不出病变的,因为是心理障碍造成的,调理好心态就可以消除疾病。而且多数时候,心理障碍和身体上的疾病是共同发生的。这时候你丢了人文的东西,你丢了对人的关怀和关心,你就不一定能把病治好。

将来我们的医学发展,必须做到心身结合。我一直有一个观点:当医生,只会做手术不懂心理,他就是一个兽医;当医生,不会做手术只会用心理来忽悠人,那就是巫医。

其实国外早就说到了,全世界第一家肺结核病疗养院的创建者爱德华·利文斯顿·特鲁多医生,他的墓志铭上就这样写:有时去治愈;常常去帮助;总是去安慰。这句话在国内社会上很流行,被当作心灵鸡汤了。我认为,通过医生治愈的病人,往往是少数,只会是少数,更多病人的康复,是要靠病人自己的力量,医学或医生只是帮助病人。这非常重要,不可忽视。

所以我主张医生和病人要相互帮助,相互成长,相互助力,共同作战。我们不能在病人的体内开一个战场,用手术刀和药片去跟癌细胞相斗争、跟病菌相斗争,其实病人自身的自然力是非常强大的,医生需要帮助他们保持和加强这种自然力量,而借助这种自然力治疗疾病是最有效的。恢复病人自己精神层面的力量,自然力就可以唤醒,让他自己保持这种力量,而我们医生要充分去呵护它。

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也说,医生有三样法宝:语言、药品和手术刀。有的病人,用语言治疗获得的结果可能比用药品和手术刀治疗还好。我时常想,把晚期癌症病人分成三组,一组用药品,一种用手术,一组不告知病人病情,只用语言安慰治疗,哪组平均存活时间更长,应该有答案。

至于说到医学伦理,这太重要了,医学如果不讲伦理,那就会很恐怖,就会谋财富命,把病人当作摇钱树,当作牟利的工具,这种情况在国内医疗领域偶有发生,非常值得警惕,不夸张地说,这严重影响甚至干扰到医学的正常发展秩序。大医精诚,医生是一个慈悲、博爱的职业,不能成为坑人的骗子。